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你以为他在走向你
你心里窃喜,小鹿乱撞,以为大概可能也许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你的原因,他是为了你出现在这里。
当他唱着生日快乐歌,捧着生日蛋糕,从你面前走过,上一秒仿佛还在冒着粉红气泡的心突然下坠,沉入看不见的粘稠的黑暗里。
周围是欢声笑语,你不想破坏气氛,你也想跟着笑出声来,可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就在面前,咫尺远近的距离,你却发现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离你无比遥远。
你喜欢他
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喜欢
可能大概也许永远都没有机会说出来了

大梦


chapter. 1

尹柯在5点准时醒来,这是他军训的第三天,半小时后所有人得去操场集合跑操,高强度的训练以及各方面的不适应导致他严重睡眠不足。

他揉了揉酸胀的眼睛之后开始叠他的“豆腐块”。

尹柯到达集合地点时还只有几个人到了,他就一个人站到一旁,一边用鞋底蹭着小石子一边望着对面教学楼下的几棵银杏树发呆。

等人都到齐了之后教官还没到,营长亲自过来带队到操场跑操,队里有人小声地发表着各种揣测,尹柯却不甚关心,毕竟教官是谁对他来说都一样。

尹柯考进的大学是出了名的军训严苛,再加上尹柯报的医学院的院长是某部队的退休军人,所以军训搞得跟部队相差无几了。

之前的教官更是“铁面无私”,才两三天...

我的妈!!!!马嘉琪李天泽和丁程鑫马嘉祺这两对也太好磕了吧!妈的!入坑了入坑了!

大病

enmmm.  我基友说我的文章有种性冷淡风???

chapter. 1

随着导演叫卡的声音,黄其淋的最后一场戏总算是拍完了。一边从水里往岸上走一边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披上。

最后这场戏是男主重伤落水的戏

前几天还是近40度高温的南京,快旁晚的时候竟下起了雨,雨势不大,剧本里这场戏本来也是要求下雨的,索性黄其淋就顺了导演的意,答应了继续熬夜拍摄

黄其淋落入水中的那一刻是真感受到了刺骨的凉意,整个人在水中慢慢下沉,逐渐隔绝了岸上的所有人声,入耳的都是自己划动的水声,远离了岸上的光源,入目处是极静的黑

一瞬间的恍惚,呛了好几口水,连忙浮到水面换气

一连拍了好几条总算有了导演...

我的妈!!!!
有凯千合唱!!!!不管不管,就是要期待期待期待!
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合唱啊啊啊啊啊

很早就想说了
自己在写什么自己不清楚吗?
你写四子就安静打四子的tag啊,写航鑫或者其逸就好好打相关的tag啊?真的巨烦点进二恋的tag一堆写其他cp的,真的巨烦!
不接受撕逼,回头删

全国卷

  •  我就是考得这套题。
    然而,考得不好


    chapter. 1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黄其淋在胡乱翻书间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好像是在提醒他有什么需要他来怀念,但没等他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的时候,这种没由来的恍惚感已悄然而逝。

    这种感觉真是太差劲了

    黄其淋收起小桌板,关掉床头灯,随手将手中的书扔到不远处的书桌上,然后听到上铺的池忆小声嘟囔了句梦话,按亮手机屏幕,屏幕显示已是凌晨时分,更加烦躁地呼噜一把额前的碎发,然后将整个人陷进被子之中,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chapter. 2

    黄其淋一连着好几天晚上睡觉都做梦了,本不是什么大事,自己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即使做梦也不会影响休...

“为什么突然来月亮岛?”

“关你什么事?”

因为你啊,笨蛋。

超级喜欢N和讷言的。本来不是一起关注的结果后来才发现她们俩也认识,真是太棒了!毫不夸张地说小作文里摘抄笔记里有好多好多她们写的句子。
不敢艾特她们,连评论她们都很少有过,怕她们太忙不理我就会难过,她们一回我又会害羞不知道怎么回她们。
啊,真是,希望她们一直一直写下去吧,多好。

倾人国

之前看了一位小姐姐的改文,但好像找不到那篇文了,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借了一下小皇帝和小夫子的人设。

一.

“夫子,明日便是二月十七了,一切照旧吗?”

门外的老管家其实早已吩咐下去,明日全府上下只吃寒
食,忌生火。没人知道为什么,这是每年的这一日夫子定下的惯例。说是惯例,但还是要来问问自家夫子的意思的。

黄其淋正提笔的手突然一顿,笔尖刚蘸的墨因久未下笔而滴落在书页上,浓稠的水墨在书页上慢慢晕染开来,他望着那团墨迹突然没了继续作画的兴致。

“不用了,明日我要出去一趟。”

老管家本来久未听见屋里的动静,又不敢进去瞧一瞧,正无措时听到这么一句急忙道:“是,夫子。”

次日,晨钟撞了三下,黄其淋便...

1 / 2

© 王bib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