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大病

enmmm.  我基友说我的文章有种性冷淡风???

chapter. 1

随着导演叫卡的声音,黄其淋的最后一场戏总算是拍完了。一边从水里往岸上走一边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披上。

最后这场戏是男主重伤落水的戏

前几天还是近40度高温的南京,快旁晚的时候竟下起了雨,雨势不大,剧本里这场戏本来也是要求下雨的,索性黄其淋就顺了导演的意,答应了继续熬夜拍摄

黄其淋落入水中的那一刻是真感受到了刺骨的凉意,整个人在水中慢慢下沉,逐渐隔绝了岸上的所有人声,入耳的都是自己划动的水声,远离了岸上的光源,入目处是极静的黑

一瞬间的恍惚,呛了好几口水,连忙浮到水面换气

一连拍了好几条总算有了导演要的感觉,才放了黄其淋去休息

黄其淋在保姆车里换了衣服,然后摊在座椅上等着化妆姐姐卸妆,随手拿起一边的手机划拉,突然手机里弹出一个提醒:8月12日演唱会

回想起了在水下呛水时想起的那个人的面孔,关闭了提醒,看到手机显示的天气是暴雨转中雨,气温28度

小声嘟囔了句:这什么鬼天气

然后把手机往旁边一扔,头往后一仰,就开始闭目养神

车子快到酒店的时候,黄其淋半眯着眼睛对助理说:“帮我订张明天回重庆的票。”歪了歪脖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后又补充道:“订动车之类的吧,不太想被粉丝跟。”

chapter. 2

第二天黄其淋醒得很早,可能是昨晚睡得很好,连带着早起也有了个好心情。

检票之后坐上了回重庆的列车,果然没粉丝跟来,暂时了无睡意,就登陆小号刷起了微博

那个人演唱会的宣传铺天盖地地席卷了自己的首页,看了几张那个人的宣传照,挨个点了赞,一边保存一边在座位上自个儿傻乐

不得不说那个人确实是天生丽质啊,随便摆弄个什么姿势都是帅的,再随便笑一笑,仿佛他眼眸里都满是深情

退回主页面,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拉几下,一条短信发送成功

——准备接驾

将手机揣回兜里,单手撑着自己脑袋看向窗外极速向后退去的景色

黄其淋不是个冲动的人,像这样脑子发热地不跟经济公司商量的突然请假还是第一次,何况自己才刚刚凭借上部戏有了点人气,更是需要谨言慎行,树立个好形象的时候,这样做委实欠考虑了些

但是为了那个人,哪来的这么多的得失利弊

他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

我不去,像话吗?

黄其淋醒来的时候车窗外又在下雨,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着了,揉了揉额前的碎发,掏出手机正好看到对方半小时之前的短信

——得令,我一会儿让助理去接你

黄其淋今年21岁,与丁程鑫认识了多久,他喜欢丁程鑫这件事就折磨了他多久,恍若生了一场大病

记不起来第一次见到丁程鑫是个什么样的情景了,那时候每个人都觉得在一起的时日很长,谁又会刻意去记漫长岁月中的某一天呢?

不晓得是什么时候就喜欢上那个人的,自己居然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那时候是真的很开心了啊

每天都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跟他一起努力,还做着我们都喜欢的事,有着相同的目标,每天讨论的也都是下课去看哪部电影,争论的也是午饭吃什么

什么将来以后,什么出道前程,从来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只可惜,所有故事都还有一个“后来”

即使是日复一日的训练,也看不到出道的希望,家人的疑惑,外界的不屑,自己的不甘……

原来,即使我再喜欢你

我也可以为了其他东西放弃和你一起并肩的情谊

这本就是一场药石无医的旧病,离开你,我以为我终会痊愈

我兴许没有想象中那么爱你

chapter. 3

列车到站,黄其淋去到跟丁程鑫约好的地方,见到他的助理小李早早等候在哪里,正准备上车,小李突然递过来一杯热饮还有一些吃的

“这是程哥叫我准备的,他说其淋哥你胃不好,坐这么久的车肯定没好好吃东西,让我买给你先垫垫。”

“嗯,我们走吧。”

你总是这么体贴,我怕我忍不住多想

黄其淋拒绝了丁程鑫让他当嘉宾串场的要求,甚至都没去后台看看丁程鑫,直接去了自己掏钱买的内场区座位,现在不能去打扰他,他肯定很紧张

还好灯光够暗,口罩又遮了大半张脸,愣是没一个人认出自己

没等多久就响起了音乐,开场就是热舞,是他擅长的,
明明是他的演唱会,为什么自己也紧张得不行

粉丝的尖叫快把黄其淋震晕了,灯牌的光也晃黄其淋眼睛痛,后方的一个女粉丝刚才一激动还直拍着黄其淋的肩头“啊啊啊啊啊好帅好帅”的瞎嚷嚷

太遭罪了

正好是主持人出来瞎扯的环节,黄其淋起身准备去厕所清净下,一不小心在场馆里就迷了路,好不容易找到了个保安,让人给带带路

黄其淋正准备从舞台右侧绕回到自己的内场区,突然对上了来自于舞台中心的视线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

黄其淋就挪不动脚了,他知道丁程鑫一紧张就会给自己游移的目光找个焦点,这法子还是自己教给他的

也许是灯光太暧昧,也许是歌词太应景,也许是时机太对,也许是偏偏是那个人

那目光真的太温柔,太深情了,看得黄其淋也心痒痒

黄其淋想起了很久很久前的一次暑假集训,姐姐给买的小猴子被弄脏了,让工作人员拿去清洗了,那天晚上难得地睡不着觉,身旁的丁程鑫早就睡得很沉了,翻来覆去一阵后,一直背对着自己的丁程鑫突然翻身搂过自己,半眯着眼看了自己一会儿说:“你今晚就将就下抱着我睡吧。”说完他还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因此眼角还噙着泪花

那双眼睛就和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睛一样,明明什么深意都没有,也就是黄其淋能读出几许深情来

chapter. 4

演唱会顺利结束,丁程鑫也难得有了一周的假期,黄其淋索性又给公司请了几天假,被说了几句,可是假期还是要到了

两个人哪儿也没去,就在丁程鑫的小屋内窝了几天,期间各回各家去陪了陪父母,之后两个人又腻歪在了一起

黄其淋去看丁程鑫演唱会的事还是被狗仔曝了出来,本来外界传闻他们两人私交甚好,还是练习生那会儿就有不少两人的cp粉,结果他俩这话题愣是占了榜单好几天,黄其淋倒是被公司说了几句,丁程鑫却不以为然,他觉得本来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懒得去越描越黑

丁程鑫不喜欢黄其淋

这事黄其淋很清楚,倒不是被拒绝的那种不喜欢,而是从一开始就没可能的那种不喜欢

他从头到尾都只是把自己当作朋友,所以从不拒绝自己的靠近,从不遮掩他与自己的关系,甚至大大方方承认与自己来往密切

我心怀鬼胎的小动作在他看来却是光明又磊落

因为生病的只是我一个

chapter. 5

假期快结束了,结果丁程鑫临时有事要去趟公司,就让黄其淋自己在家收拾行李,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临时起意的根本就没带什么行李,连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丁程鑫的

前几日一直下着雨,今天难得天晴了

黄其淋掏出手机刷刷几下就编辑好了短信发给丁程鑫

——我想你送我去机场

丁程鑫这次回复得很快

——不行,公司刚通知我有个通告要赶去北京,让小李去送你吧

黄其淋盯着手机屏幕觉得很不对劲,我怎么可以用“想”这个字呢?

“想”是表达一种期盼,一种渴望得到回应的要求,而我有什么资格跟丁程鑫提这种要求?我有什么资格去期盼他回应我?

新戏的发布会上,主持人问黄其淋有没有什么愿望。

黄其淋对着面前的摄影机缓缓开口

“我想和你在人潮汹涌中拥抱,想和你依依不舍地说再见,然后经历分别又再见面。”

The End.




大概完了?也许我会写个丁的视角的?

一个严肃的问题:你们写东西的时候会不会倒回去看?倒回去看的时候有没有很想改?改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卧槽我写的这是什么瞎jb玩意儿”?????

这写是什么瞎jb玩意儿!
不知道我想表达的有小仙女看出来没,最后其淋说出来的那段话是一个“愿望”,所以其淋说出来就是准备放下了

评论(24)
热度(26)

© 王bib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