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大梦


chapter. 1

尹柯在5点准时醒来,这是他军训的第三天,半小时后所有人得去操场集合跑操,高强度的训练以及各方面的不适应导致他严重睡眠不足。

他揉了揉酸胀的眼睛之后开始叠他的“豆腐块”。

尹柯到达集合地点时还只有几个人到了,他就一个人站到一旁,一边用鞋底蹭着小石子一边望着对面教学楼下的几棵银杏树发呆。

等人都到齐了之后教官还没到,营长亲自过来带队到操场跑操,队里有人小声地发表着各种揣测,尹柯却不甚关心,毕竟教官是谁对他来说都一样。

尹柯考进的大学是出了名的军训严苛,再加上尹柯报的医学院的院长是某部队的退休军人,所以军训搞得跟部队相差无几了。

之前的教官更是“铁面无私”,才两三天好多人都吃不消了,毕竟个个在家都差不多都是养尊处优的主,哪受过这些,教官走了,不少人是开心的。

跑了几圈之后有几个身体弱的已经被扶到一边休息了,营长才吹哨叫停。

尹柯正弯着身子双手撑在膝盖上轻轻地喘气,就看到营长领着一个人朝他走来,确切的说是朝他们一连走过来。

那个人一身军装十分合身,明明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偏
生让尹柯瞧出了几分漫不经心的味道。

他们正好在尹柯面前两三米处停住。

“他会是你们接下来的教官。”

“哈喽,你们好,我叫邬童。”

天边刚好升起红霞,视野一点点变亮。那个人的轮廓越

发清晰。

一双明亮的眼眸,好看的虎牙。

不自觉撞上的目光,四肢酥麻的触感,仿佛一时间万物

颠倒。

chapter. 2

之前那教官据说是被部队紧急召回,所以才换成邬童,不过换了教官之后确实轻松了很多,训练时间还能
跟他插科打诨。

每天闹着吵着训练就结束了,一大帮男生“童哥童哥”地喊着,班里女生们老早就被邬童那张无可挑剔的脸给掳获了,天天吵着要嫁给他。

尹柯的生活还是一样按部就班,没什么变化。

刚结束早操,尹柯一边往食堂走,一边寻思着早饭吃什么,正好被旁边窜出的人给撞了一下,好看的眉毛立马揪成一撮,刚想走开,后面撞人那个还把尹柯给拽回来了。

“嘿嘿嘿,是你啊,正好,帮我拿着,一会儿给我拿去
训练场地。”

尹柯手里被硬塞了一个水杯,还是不锈钢材质的那种,摸起来凉凉的,有个部位偏生有几分暖意,传递着它主人手掌的温度。

尹柯突然想起来有天下午齐步走的手臂练习的时间长了点,天儿又热,尹柯烦躁得不论哪个动作都不得劲儿。

邬童在队里晃来晃去,嘴里讲着段子,还不准人笑,谁笑谁就得挨罚,这是他的恶趣味,还挺自得其乐。

尹柯看着邬童晃到队列后面去了,就偷偷晃了晃手,本
来是要求右手得抬到胸口的位置,尹柯偷着懒把手垂下了一点,不知怎么的,那个人就很自然走到了自己面前,用整个手掌握住尹柯的手腕往上抬了抬,还笑得跟个傻子似的。

本来有点昏沉的睡意立马被那双带着点凉意的手掌激的分毫不剩。

就跟现在手里突然被塞进一个水杯一样。

莫名其妙,却又无法拒绝

chapter. 3

军训时间眼看就要过半了,学校不知又抽什么疯搞了个突击抽查,说是检查之前的训练成果,尹柯呆的尖刀连队自然当然不让的第一个去场地中央汇报表演,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完美退场。

邬童更是笑得那两个小虎牙藏都藏不住。

结果汇报结束后邬童被营长劈头盖脸的痛骂一顿,虽然够好,但不是最好。

邬童一直紧抿着唇不说话,有几个男生气不过怼了营长几句,然后全连被罚,尖刀连的连旗被换走这些都是后
话了。

唯一让尹柯记忆深刻的是那天邬童发火了。哪怕后来跟他熟悉了后再往后推个几年也没见过他那么动气。

原因只是因为那几个男生为了他怼了营长。

他大声地训斥着每个人,脸涨得通红,额头还有刚刚被罚了俯卧撑之后的细汗,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凛冽的盛气。

哪怕是为了他,但这不是军人可以做的。

所以他生气,他失望

尹柯在一群小女生的隐约的哭泣声中,越过前几排的人的军绿色的帽檐去看那个人。

鲜活

好像就有那么一点能体会邬童心中的那种大义凛然的盛气

可更多的是羡慕

尹柯的生活每一步好像都有着完美精确的计划,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都有人替他决定好了,他只需要像个执行命令的机器人一样去做好每一个指令就行了。

他分明还是十几岁的年纪,心却老得不起波澜。

chapter. 4

自那以后大家训练就认真多了,女生们还是很喜欢邬
童,男生们还是继续和邬童称兄道弟,虽然还是没能夺回连旗,但好歹得了个“优秀连队”的称号。

军训结束了

他走了

女生们还是会时不时讨论起他那张好看的脸,提起他的名字,只是次数越来越少了。

大家的生活都还在继续,没有人会真正去记住一个过客有多久。

尹柯有时会在解剖课繁杂的课件中突然想起他的脸,

会在路过医学院楼下银杏树旁时想起那半个月的早起,

会在清晨突然的惊醒中想到那天的红霞朝晨。

人的记忆很奇怪

你得需要重复曾经做过的某件事或是经过某个熟悉的场景再或者是你的触碰到了曾经经历过的感受,你才会想起某个你以为不甚重要却又总是让你魂牵梦绕的人。

才会让你意识到有些事已发生,有些人已爱上。而幡然醒悟之后的无力感,又让你实实在在地痛恨着当时的迟钝。

尹柯想了想就算明白得再早一点,他也断然说不出口这份心思的,可就算不敢去靠近,也该好好告别的。

楼下的银杏树开始枯黄掉叶了,尹柯随手在地上捡了几张好看的银杏叶夹在了书里。

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嗓音传入尹柯的耳里,仿佛每一个字都能引起胸腔里的一阵悸动。

“诶同学医学院教务处在哪啊?我找不到了。”

一个转身,尹柯手里还捏着刚捡的树叶,眼里却是实实
在在地看到了那个人

好心情是什么呢?

蓝天,白云,微风,和你。

chapter. 5

有些人注定到哪都是焦点

邬童刚回校,就不停地出现在各种表彰大会上,还成了学校宣传片的主角,学校里他的粉丝大军迅速崛起。

尹柯在听了班里女生各种版本的八卦之后,才知道原来邬童本就是他们同学院的学长,大一一结束就应征入伍,去部队里当了兵,今年刚好退伍回学校继续念书
了。

尹柯作为另一个宣传片的主角自然少不了跟邬童的对手戏。加上之前就认识,邬童总会用特别熟捻地语气跟他说话,偶尔两个人离得近了些,邬童会很自然地将手肘放在尹柯肩头,低着头去看尹柯手里的剧本,尹柯能正好感受到邬童呼出的热气。

邬童第一次做这种动作的时候,尹柯身体僵直地不知所措,心脏像是快要跳出胸腔一般,所有的感官仿佛都集中在了与邬童皮肤相连出。

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习惯了用平常心去和邬童相处,习惯了用平常心掩盖自己喜欢邬童这件事。

邬童是有女朋友的

拍学校宣传片的时候,尹柯不止一次看到邬童在拍摄间隙在一边给什么人打电话,有说有笑,语气宠溺,偶尔还会说几句他的家乡话。尹柯看见过邬童收到很多很多学校女生送的情书巧克力或是各式各样的特别的礼物,也看见过邬童摆出一张卖萌脸来求尹柯替他写一封要寄去“重庆”的情书。

尹柯自然也看见过,在某个和邬童刚撸完串准备回学校的路上,邬童接通了一个电话,然后突然开始在被雪掩埋的人行道上奔跑,邬童一路跑,尹柯就一直跟,然后在学校门口,看见一个女生冲进邬童怀里。

漫天大雪,冷风直往尹柯没扣好的大衣领子里窜。

后来,尹柯生了一场病。

再后来,毕业,工作,成家。尹柯和邬童还是好朋友。

尹柯不知道是不是还喜欢着邬童,但他很清楚有些事就是实实在在地无能为力。

就像那年夹在书里的树叶,再怎么小心翼翼地保存,还是会坏,就像那年的尹柯和邬童,明明是同一个学院,宿舍还是上下楼,可他们就是真没一次是“偶然相遇”。

评论(6)
热度(24)

© 王bib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