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XXX

重庆的天气总有些阴晴不定,前些天还是热辣辣的太阳,几场雨后气温便陡转直下。

黄其淋看了看窗外阴沉沉的天,抓过桌上的雨伞,背好背包,冲厨房喊到:“妈,我走了啊。”还没来得及听清妈妈说了什么门就已经被自己关上了。

今天,依然得去公司训练呢。

地铁门打开又合上,进来了一个穿着衬衫的男孩子,坐在靠近地铁门口的黄其淋看着那个男生穿过人群挤到另一边的角落里去。

“他好像戴了和黄宇航一样的手表呢。”

穿过公司楼底的大堂,按亮电梯。
偶尔会听到有人喊“请等一下”,然后黄其淋就在电梯里等着后来的人赶上来。
有时是陌生人,有时是公司里的。
当然最想遇见的还是那个人啊。
第一声的问候以及最后的再见都最最想给那个人啊。

XXX

黄宇航从柜子里翻出衬衣穿上,拿上伞,出门了。
掏出手机点开家族群。

班长:“有没吃早饭的吗?要帮忙带吗?”

班长:“今天有点冷诶,大家记得穿件外套。”

群里暂时没人回复,正好等的公交到站了。

“要不还是直接给他们带点早饭好了”

XXX

依然是每天重复的训练。
房间里逐渐升高的温度以及不停往下淌的汗水让本来的凉意瞬间烟消云散。

休息时间大家也依然是三五成群地打闹。还是一样的。
就像老师宣布可以休息一下时,每个人都有下意识走去的人,就像是下课了就会往家的方向走去一样的。
比如张真源走向陈泗旭,比如黄宇航走向丁程鑫。

黄其淋突然想起之前看的书里的一段话。那个作者大叔说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很多很多能让自己一见钟情的人,但是有些人一辈子也不见得能遇到其中的一个。

其实不太懂大叔的意思,但是觉得如果遇不到应该是件挺伤心的事。
那遇到了,可那个人一见钟情的人不是自己呢?
那还是不要遇到的好吧。
他不知道黄宇航会不会遇到,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算是遇到了。

黄其淋啊,就希望他的班长不要难过,也希望自己能够不难过。
可是自己好像有那么一点难过啊。

XXX

所有的故事都要从那块不经意的蛋糕说起吧。

在自己还是个小土豆的时候,有个人注意到了自己,不论有心还是无意,总是特别特别特别感激的吧。就像你以为周围只剩你一个人的时候,突然有人朝你伸出了双手,说“跟我走吧”,不管那个人是好是坏,是善意或是歹意,你总是会在第一时间把你的手放到那个人手中。就像《西游记》里被五指山压了五百年的孙悟空看到唐僧出现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说“今后你就跟着我吧”,于是就真的跟着他去了西天,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所以啊,不论过了多久,不论自己是光芒万丈还是依然无人问津,那个人在自己心里都是特别特别特别不一样的存在。

仿佛就是从那时起自己脑海里的齿轮才开始转动,慢慢将周遭的一切储存进大脑里。对这个公司,对周围的人才开始有了记忆,才让本来陌生的一切裹上了蛋糕一样的甜蜜。

他,是光吧。

照亮了最开始最孤独的路。



碎碎念:有点短,写的不好。文中提到的书就是江南的《龙族》啦,算是最近又看一遍后突然来的灵感吧。就是单纯想表达班长对70而言是特别特别不一样的存在而已。

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大概就是班长对所有人都很好很好,大概对程程有点特别;而70只会关注班长。

碎碎碎念:能在别人最孤独无助的时候伸出手的都是好孩子,一直记得别人的好的也是好孩子。
两个宝宝都是好孩子。

那么,你也成为别人的“光”了吗?



评论
热度(14)

© 王bib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