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等不到你,也没关系(上)

chapter 1

连着下了几天大雨,山城的秋天总算是如约而至了。 收拾好手里最后一份文件,丁程鑫总算准备走出办公大楼了。明明每天也没多少工作要忙,但好像已经习惯了每天这个点下班。 

趁着等红灯的时间,丁程鑫在“买菜回家自己做饭吃”和“随便在快餐店吃点”之间选择了前者。他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选好了食材正准备去结账的路上,丁程鑫还是顺手拿起了货架上第二排最左边的“榴莲酥”扔进了购物车,就像从前的很多次那样。 

还以为自己会自我拉扯多久,可现在看来一个人的生活也是得心应手。 

chapter 2

小长假的第一天,还没在被窝里呆够的丁程鑫就被自家老妈捞起来打扮一新,嘴里还一口一个“老李家的二姑娘”,这是自家老母亲最乐此不疲的小游戏,于是丁程鑫每次回家过节不是在相亲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 

本来也早该习惯的,赶巧今天丁程鑫特别困,软绵绵地不想动就回了自家老妈一句“不想去”,丁妈妈难得没有像往常一样立马双眼含泪哭天抢地地表示“你爸跟我不就想早点抱孙子嘛”,只是叹了口气:“程程啊,你爸跟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是希望你早点走出来才好。”然后给丁程鑫掖好被角就出了房间。 

丁程鑫这下是彻底清醒了,烦躁得拉过被子蒙住了头。 好笑!走出来?我哪里没有出来?我不是挺好的?不过是放着升迁去外地的机会不要偏留在这个地方而已,不过是相了几次亲却再也没谈过恋爱而已。

他黄其淋算个屁!凭什么说我没走出来!

 
chapter 3

你问黄其淋是谁?
 
他啊,丁程鑫大学同学,黄宇航发小。
 
哦,还是音乐社社长,长得帅就算了,偏生了一副好嗓子,还是人称“开口跪”的那一类。 

哦哦,对了,还是丁程鑫的前男友。

 丁程鑫是不后悔认识黄其淋的,甚至至今都很庆幸自己当初报了舞蹈社而不是篮球社。

 两个人熟起来还要多亏了大二校庆的时候黄宇航崴了脚,所以舞蹈社和音乐社的合作换成了自己和黄其淋。 

怎么说呢?相见恨晚棋逢对手吧。 

后来的事有些已经记不清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人又是怎么表白怎么忐忑地等待回应的都很模糊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喜欢那个人的心情,像是吃了一口薄荷味的冰淇淋,清清凉凉一路甜到心底。

 再后来就是为了那个人不顾一切地向父母坦白,估计自己现在时不时膝盖酸痛就是那时候在家门口跪了一天一夜的锅。 

是真的想把喜欢他这件事告诉所有人吧,也是真的真的想和他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家,真的真的真的想和他一起白发苍苍至死不渝的啊。

 再再后来,时间把所有的琴棋书画诗酒花都磨成了柴油米油盐酱醋茶。

 “黄宇航”这三个字永远都是他们大战的引爆点。

 忘了说,黄其淋可是足足暗恋了黄宇航三年。 

是谁说的?爱总是让人患得患失,变得心胸狭隘又锱铢必较。 

本以为他们就算争锋相对剑拔弩张,可一路来也算历经辛苦得来不易,谁也不会先放弃。

 可是黄其淋就这么突然消失,什么都没带走什么也没留下。他想也许是生气了出去玩两天就回来了,本来都计划好了,等黄其淋一回来自己就带他去他最喜欢的那家餐馆吃大餐,还早买好了几箱榴莲搁家里等着给人惊喜,连“保证书”都写好了,保证再也不乱发脾气了,一切以黄其淋为上。

 一天两天,一月两月。 榴莲买了又扔,扔了又买。保证书来来回回改了好几十遍,电话依然不接,短信依然不回。

 他才后知后觉他和黄其淋之间早已面目全非。

 变了质的感情让人喘不过气,可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 

chapter 4

丁程鑫是很郁闷的,本来只是送大客户来机场,结果被同事求着帮他接个朋友,哦不,是他的网友!据说是什么摄影大大还是什么旅游爱好者,说是环球旅行结束准备落叶归根哦不,是回到故乡发展。

 这一切都不是个什么事,本来嘛,也就是顺便的事,可是港真,十一月的天还是大半夜,一个人在机场等晚了快一个多钟头的航班,丁程鑫就觉得自个儿就不该大发善心的。

 当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几乎是不自觉地先是往那个人的方向挪了一小步,随即立马连着后退好几步。 

也是,他不出现,你还可以安慰自己时间可以冲谈一切,还可以假装自己满不在乎早已放下。可当那个人就这么活生生地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之前所有假装的云淡风轻仿佛瞬间被撕碎,而你胸腔里用力跳动的心脏又实实在在地提醒着你这个你最不愿承认却又最顺理成章的事实—你很想他。或者说,你还爱他。

 但这个事实让你感到害怕,而身体先于大脑作出连带反应:落荒而逃。

 你觉得这不公平,你还没做好准备,就连今天出门前都忘了换上新买的大衣,怎么可以是这个时候?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在这个自己快想要放弃的时候?

于是你想逃,你躲在人群里希望他没能恰好看见你。

 然而始作佣者偏偏就不让你如愿,也对,他从来都爱与你作对。他对你,永远势在必得。 

“丁程鑫。”

 
你看,他什么都还没说,只是喊了你的名字,你就手忙脚乱地想要缴械投降,你的心诚实得让你害怕。






嗯,看了五练只想说“等其淋”,等不到,也没关系。
就一直等。给其淋小哥哥笔芯❤

然后就是→后续可能遥遥无期。我懒


评论
热度(25)

© 王bib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