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未来可期{中}

重发❤

后有小彩蛋


XXX

“其淋哥,我想喝我们学校门口的豆浆怎么办?”敖练习生一脸可怜兮兮地拽着黄其淋胳膊撒着娇。黄其淋也是最耐不住这种的,转身就拿上背包穿上外套:“你学校是在哪儿来着?豆浆又是哪家店的呐?”


“想喝豆浆不会自个儿买啊?不然就周一多喝点。”


???!(⊙o⊙)?那个…那大爷您昨天才让我带了煎饺您忘啦?


“其淋哥你快来帮我,这衣服怎么弄啊?”

“好,来了。”

“黄其淋你回去,我去帮他穿。”


“其淋哥……”

“找他干嘛?他没空”

“班长,其淋哥都没开口呢”

“我说他没空就没空!”


“其淋哥,班长好凶……”


最近是挺不正常的。大爷不都走好冷路线的?最近怎么这么爱管闲事?


XXX

鞠躬尽瘁的黄其淋生病了。

熟话说的好,病来如山倒啊。

黄其淋在家窝了一天,好不容易高烧刚退正准备再眯一会,手机铃声非常恰到好处地响了。一看来电显示“祖宗”,本来想直接挂电话的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不是很你们说了有代班的助理?黄宇航我跟你讲……”

“快开门开门,我在门口呢”


话说到一半被打断的黄其淋听着手机传来“嘟嘟”的忙音,楞了楞,还是挣扎从床上爬起,裹着已经被自己汗水有些弄湿的被子去给人开门。

说实话,看到桌上一堆各式各样的药时黄其淋的内心是想笑的。重感冒你买西瓜霜干嘛?但是心地善良的黄其淋还是硬撑着让黄宇航胡闹,看他把每个药的用法用量念给自己听。


“这个,一天两次,一次一颗,对了,你有胃病,吃过饭才能吃药啊!”

“还有这个,感冒了,嗓子挺不舒服的吧,这个西瓜霜随身带着啊。”

“对了,这个这个……”


脑袋好沉好昏,视线里的人儿也越来越模糊,好困,但是莫名觉得心安呐。

黄其淋就裹着被子在沙发上睡着了,正如你所料地那样,身子一歪,正好倒在了黄宇航同志肩上,再再正好地黄宇航侧头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黄其淋阖上的双眼上的密集的睫毛,能清晰地感受到肩上呼吸均匀地起伏。


黄宇航想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他会有个好梦的吧?


XXX

他的小班长生气了。

为什么要用“他的”?嗯,是小班长生气了。

问了其他的练习生都说不知道原因,而且纷纷表示今天的班长没什么特别不一样啊,依然又帅又温柔。

NONONO不对!他分明就是生气了。

黄其淋今天一到公司,第一个冲过来的不是黄宇航。

中午忙起来没有好好吃饭,胃病犯了后端茶送水的也不是黄宇航。

就连现在,自个儿在练习生堆里呆了好一会儿黄宇航依然没有上来搭话的意思。


这是几个意思?


“黄宇航啊…”刚开口,那个人转身就走

“航航啊~”对方表示并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记白眼。


下班后,在忍受了一整天的区别对待的黄其淋终于把小班长堵在电梯里了。

双手将对方圈在自己怀里,嗯→熟称的壁咚,自以为帅气地发问:“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所以当他被人一把反扑,脑袋差点撞上电梯冰冷的门上时,熟称→反壁咚,黄其淋是绝望的。


“你说呢?”

“你昨天跟那谁叫美玲的通电话那么久怎么没来问我怎么了?”

“你左一个美玲女士好,右一个美玲女士万岁的时候怎么也没来问我怎么了”

   你昨天……”


“黄美玲是我妈的名字。”


  楼下保安叔叔表示,那小孩儿不会是发烧了吧,脸这么红,真没事?




小彩蛋

这天黄其淋正跟远在大洋彼岸的老母亲视频,就听到黄宇航一直在身后咋咋呼呼地闹腾,于是.......


“黄宇航你要不要来跟我妈打声招呼?”


某人一个箭步冲到电脑屏幕前一脸乖巧:“妈妈你好⁄(⁄ ⁄•⁄ω⁄•⁄ ⁄)⁄”


‘“你叫谁妈妈呢?”黄其淋表示受到了惊吓


“哦哦哦,不是。那个,那个....”


“其淋的妈妈你好,我叫黄宇航,是阿黄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哦”




评论
热度(16)

© 王bib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