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全国卷

  •  我就是考得这套题。
    然而,考得不好



    chapter. 1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黄其淋在胡乱翻书间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好像是在提醒他有什么需要他来怀念,但没等他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的时候,这种没由来的恍惚感已悄然而逝。

    这种感觉真是太差劲了

    黄其淋收起小桌板,关掉床头灯,随手将手中的书扔到不远处的书桌上,然后听到上铺的池忆小声嘟囔了句梦话,按亮手机屏幕,屏幕显示已是凌晨时分,更加烦躁地呼噜一把额前的碎发,然后将整个人陷进被子之中,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chapter. 2

    黄其淋一连着好几天晚上睡觉都做梦了,本不是什么大事,自己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即使做梦也不会影响休息。但醒来后又什么都不记得的感觉不是很好,只记着自己的心忽上忽下,浮浮沉沉。

    本就是个敏感的人,很难真正与人亲近,且无端地觉得自己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所以这件事也未曾同周围的人说起过,想来就算说了也无非引来一阵调笑罢了,没有什么实质性地帮助。

    只盼着日子久了,这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也就能散了。



    chapter. 3

    有天黄锐买了好多西瓜放进了宿舍冰箱,晚上舞蹈课结束后大家将冰镇西瓜取出来分着吃,黄其淋本身不怎么爱吃甜食,所以冰箱里的雪糕愣是一点没碰,大夏天的就指着这西瓜能减去几分暑热了,所以贪凉就多吃了几口,然后冲个澡就心满意足地躺下睡了。

    夜里,黄其淋突然醒了。

    不知是睡前多吃了点西瓜,胃不太舒服给闹的,还是今儿突然睡太早,生物钟不习惯给弄的。

    黄其淋翻身坐起来,揉了揉肚子,又抬手扯了扯身上T恤的领口,没由来地觉着有股细细麻麻的热意,一看池忆给空调设的28度,一边想着果然还是不能比他早睡,一边烦闷地四下摸索寻找空调遥控板,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能看见池忆的书桌上放着的遥控器,黄其淋才后知后觉池忆的书桌正对着窗户,轻轻柔柔的月光透过窗户在池忆的书桌上映照出窗外防盗栏的形状。

    一时间黄其淋看的出神

    脑海里百转千回,却又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身上细细密密的汗意倒是提醒了他本来要做的事,赤脚走到书桌前,拿过遥控板调低了两度,这才觉着身上那股热意消退了些。

    转身又去扯未拉上的窗帘,不经意间望见了窗外的白月。

    将圆未圆地挂在天空,竟也出奇地亮堂。

    许是夜深的缘故,入目之处就这一个光源,黄其淋竟也望着月亮想起来了一些快要记不清的东西了。

    丁程鑫。

    伸手到月光之下,感觉不到什么温度。

    清冷。

    那个人好像说过,说自己有时候自带一份疏离感。

    说出这话的他是不是也觉得自己没有温度?

    很少能够看见月亮,准确来说是很少能注意到月亮。
    本来也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性格,就算时常熬夜也多半是因为作业或者游戏,但也有过那么一次。

    那是之前的暑假集训。

    大半夜突然跳闸停电,工作人员忙着联系电工,而他们一个个被热醒了,wifi也断了,又在大山里信号也不好,索性关了手机,一群小孩搬了凳子去幼儿园的小院子里聊天,天南海北地乱聊,如今也想不来到底聊了些什么,只记得当时那个人的身子与自己挨的极近,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热气,两个人昏昏欲睡却又热的睡不着,就都用手撑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地加入集体的讨论。

    那个人的手臂挨上自己的那一刻,皮肤相连的地方像是被烫了一样,然后浑身像是过电一般,之前昏沉的睡意瞬间被逼退,回头就正对上对方也看向自己的目光,那个人看了一会儿,突然就笑了。

    对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笑得傻里傻气的,可黄其淋竟莫名觉得有点……好看

    那个人头顶后方的天空上挂着一轮明月,很亮,很美。

    黄其淋的心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投进了一片羽毛,某个地方轻轻地荡漾开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黄其淋收回手,拉上窗帘,躺回了自己的小床。

    这种回忆过后的感觉不太好,自己的心忽上忽下,浮浮沉沉的,像极了那记不起来的梦。



    chapter  4

    不知是不是昨晚的月亮太迷人,还是有什么东西在诱惑着他做决定。

    他向黄锐要了两天假期,一去一回。

    身处六千米的高空,周围尽是厚厚的云层时,他那从昨晚起就不太舒服的胃像是嗅到了久违的熟悉的味道,突然安分了起来,胃舒服了,睡意跟着就席卷全身,竟难得地睡了个舒服觉。

    一回家他便栽进了自己的小床,奇怪的很,第一次直直奔去的不是妈妈做的菜,而是这张床。

    跟妈妈提了句自己最近睡不太安稳的事,妈妈转身进屋去收拾了床刚晒过的床单被子,然后塞进自己的行李箱,还嘱咐到了那边千万记得换上。

    姐姐在沙发上换着电视频道,转头对自己笑得幸灾乐祸,

    “想家了吧?你从前从来不会这样的,这次难不成是出去太久了?”

    黄其淋低头刷着微博,没回答老姐。

    想家?有吗?

    突然就想起来那天看到的那句“月从故乡明”,又想起前天夜里醒来看见的月亮,还想起那个人的笑……

    烦,烦透了。

    回到房间,又躺回床上,对面的书架上摆了很多他们从前的照片,都是从公司拿的,每个人的都有,他都好好的拿相框装好,满满地摆了一排。

    是想念吗?

    还是觉得后悔?

    是想回到这个充满熟悉的味道的地方?还是继续喜欢着那个自己选择的梦想?

    离开,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选择,把另外一个地方当做了家。

    可现在,那股莫名其妙的感觉把自己囚禁,索性就和自己暗暗较劲,不肯放过自己。

    从不肯好好介绍自己名字,乱七八糟的黑土张口就来;熬夜被罚也还是不肯早睡;私下还是会固执地要求喊原来的名字;有了连黄宇航也不能说的心事……

    黄其淋其实知道的,都知道的。

    这些把戏不过是自我拉扯,自我惩罚。

    自从那个人有了新的朋友,新的搭档,自己就再也没能心安理得。

    害怕被忘记,害怕被替代。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这分明是我自己选的啊,也是我自己抛弃了曾经一起并肩的情意啊,怪的了谁呢?

    就算前面还是迷雾一片,可最坏的也不过如此。

    可……我很想你啊

    心像是被谁猛地揪住,难受得好像要喘不过气。

    所以黄其淋哭了



    chapter. 5

    人最怕的就是在脑子一团乱麻的情况下仅凭冲动做决定

    当黄其淋站在长江国际写字楼对面时,对这句话更加深信不疑。

    司机师傅在自己下车前递给了自己两颗糖,薄荷味的。

    撕了外包装,扔了一颗进嘴里,清清凉凉的感觉在口腔里蔓延。

    退后几步,抬头看向对面的建筑,其实应该数一数楼层的,这样自己的想念也更加有了清晰的去处。

    但明晃晃的灯光闪得眼睛刺痛,心里默数的数字也被对面大楼的楼层相似的装潢而搅得模糊不清,索性放弃了,低头无意地踢着脚边的碎石子,山城晚间的热气自地面向上蒸腾,没多久就感受到了山城独特的闷热,皮肤上一层黏黏腻腻的汗意好像也在嘲笑他的多此一举。

    用舌头将嘴里的薄荷糖从左边换到了右边,抬腿走到路灯下显眼的地方,准备招呼出租车原路返回。

    不过,比出租车先到的永远是意外。

    本是侧身站着低头看手机,还偏就能看见身后大门走出来的人。

    看到那个人不急不缓地走出来,在离自己还有几步距离的地方停下,黄其淋想着早知道就该走几步去前面路口打车的,再不济也该背对着门口站的,听到声音后就死撑着假装没认出这人地落荒而逃,也好过现在这种尴尬的场面。

    对上那个人目光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来很久前看到的一个词:近乡情怯

    想走,可全身像僵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怎么办?

    他好像比之前高了一点,也更瘦了,

    早知道就穿那双鞋底高一点的球鞋出门了,

    他旁边那个就是新的小伙伴?

    他之前就是在跟他聊天?好像还笑的挺开心的

    旁边那个人似乎是瞧出了几分端倪,拍了拍丁程鑫的肩膀,找了个借口提前走了。

    那个人的目光灼热地像是快把自己看穿了,让一向淡然的自己也有几分不知所措,身体里的部分神经在这时候突然被唤醒,昨天夜里就不舒服的胃此时此刻叫嚣得越发厉害,黄其淋揉了揉不争气的肚子,好看的双眉也未曾察觉地拧到了一起。

    早知道晚饭就好好吃了

    那个人突然转身进了身后的大楼,几分钟后手里拿着纸杯一步一步走到了黄其淋面前,态度强硬但又小心地把控着力道,不由分说地将纸杯塞到了黄其淋手里。

    热水

    黄其淋低头喝了一大口,胃里立马升起一股暖意,就小口地咂巴着热水,不敢抬头看那个人。

    那个人扯过自己揉着肚子的那条胳膊,能感受到他的怒意,可手上的动作又很小心,拉着自己闪身进了旁边的奶茶店,直到两个人点了东西,在最里边角落的位置上落座后,被那个人握过的地方好像都还隐隐发烫。

    死性不改地点了冷饮,那个人竟也没阻止,等东西上来后,眼睁睁看着对方将自己的冷饮和他的热牛奶对换,就像从前很多次那样。

    不能吃辣偏偏就好这口,明明有胃病也不爱忌口,自己又偏生是个随性而为的人,极少约束自己。所以每次吃饭那个人都坐得离自己很近,要么是旁边要么是对面,方便他换掉自己面前爱吃却不能多吃的菜食,然后递给自己不爱吃却对身体好的食物。

    胃里的那股暖意好像也升腾到了心里

    那个人似乎是叹了口气,轻轻地,不易察觉地,

    然后黄其淋就觉得空气里那股莫名的压抑感消散了,就听见那个人嘬了口奶茶,抬头又看向自己

    “你还是这样,一点儿没变。”

    黄其淋想说不是的,我变了,变了很多,变得爱胡思乱想,变得患得患失。可张了张口,又无从说起。

    “黄宇航给我说了你今天会回来,他说你最近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

    黄其淋拿着勺子搅着牛奶,翁声翁气地回了句:“想家。”

    其实更想你

    “笨蛋。”

    简单的两个字,却藏不住对方的笑意。

    这是自己离开后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之前所有的顾虑好像都不存在了。

    本来就不是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方式而已,没有误会,也不需要对不起。

    想你了,那就见面啊。

    所以黄其淋继续在某个人的怀里红着脸,不敢动。

    某个人以自己胃痛更需要照顾为由非要送自己回家,明明在山城这地界他更容易被认出来,送到楼下又不要脸地凑过来抱住了自己,把比自己稍微高那么一点点的脑袋搁到自己肩膀上。

    两个人就以这种暧昧的姿势在漆黑楼道里僵持着,谁也不舍得放开。

    明明热的要死,却还是想贴得更紧。

    可能因为出了汗,那个人身上没有了平日里那些化妆品的味道,但竟难得地让黄其淋觉得舒心。

    肩膀一凉,黄其淋浑身酥麻,整个人更加燥热

    丁程鑫居然隔着衣服在吻他!

    还用力的吮吸着那处的软肉,然后又用牙齿轻轻地咬住,有意无意地磨蹭着

    黄其淋明显感觉到肩头的那处衣料早已濡湿,脸埋得更深,心像是有千万个小鼓没有节奏地响动着。

    那个人感受到黄其淋的反应,得逞地笑出了声。

    靠,丁程鑫这小子跟谁学的?坏透了!

    在黄其淋推开他之前,丁程鑫先放开了对方,嘴角噙着笑意微微凑近了些,想去看红脸的黄其淋,可惜太暗了,根本看不到啊。

    “是想你。”

    说完,黄其淋往丁程鑫手里塞了个东西就蹭蹭蹭跑上了楼,楼道的声控灯应声亮起,显然黄其淋惊慌到已经忘了他家住15楼这个事实。

    丁程鑫看了一眼手里的薄荷糖还在想黄其淋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抬头看着黄其淋落荒而逃的样子,不管不管,先开心了再说。

    快到家的时候,丁程鑫突然想到黄其淋在奶茶店说的“想家”,然后恍然大悟。

    开心开心开心嘻嘻嘻



    chapter. 6


    黄其淋洗完澡就躺进了被窝里,是妈妈新晒好的床单和被子,深吸一口气,鼻腔里全是阳光的味道。

    手机铃声适时想起,来自某个人的短信。

    ——快睡觉,不许熬夜。

    手指灵活地按下几个字,点击发送,然后翻个身,沉沉睡去。

    ——知道啦。

    还是不太能明白“月是故乡明的”那种沉重的思念,我不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喜欢的就要得到,但凡有一丁点的思念冒了头,我就想要听到那个人的声音,见到那个人的面容。

    何况这不是那个路遥水远的年代,我们多的是见面的机会和方法。

    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变得更好更优秀,

    然后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此心安处是吾乡








    还有小仙女看吗?

    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写过东西了,我已经懒成一条咸鱼了,这个是临时起意,可能写得不好,惯例是烂尾吧。
    可是就是很想看他们甜甜甜啊!

    想看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啊啊啊啊啊

    会有人吗?

    以及,我控制不住我想要开车的手啊啊啊!我差点就写偏了啊!!!嘘!   悄悄的!






评论(20)
热度(56)

© 王bibi | Powered by LOFTER